河南福彩网

  • <var id="idvpy"><ol id="idvpy"><big id="idvpy"></big></ol></var>
      1. <label id="idvpy"></label>
      2. <dl id="idvpy"><legend id="idvpy"><blockquote id="idvpy"></blockquote></legend></dl>
        1. <output id="idvpy"></output>
        2. <dd id="idvpy"></dd>
          1. 歡迎光臨 讀典籍 收藏本站設為首頁
            當前位置:首頁 > 文學經典 > 《而已集》在線閱讀 > 正文 大衍發微
            背景: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字號: 加大    默認

            《而已集》 作者/編者:魯迅

            大衍發微更新時間:2018-12-18

             三月十八日段祺瑞,賈德耀,章士釗們使衛兵槍殺民眾,通緝五個所謂“暴徒首領”之后,報上還流傳著一張他們想要第二批通緝的名單。對于這名單的編纂者,我現在并不想研究。但將這一批人的籍貫職務調查開列起來,卻覺得取舍是頗為巧妙的。先開前六名,但所任的職務,因為我見聞有限,所以也許有遺漏:

            一 徐謙(安徽)俄國退還庚子賠款委員會委員,中俄大學校長,廣東外交團代表主席。

            二 李大釗(直隸)國立北京大學教授,校長室秘書。

            三 吳敬恒(江蘇)清室善后委員會監理。

            四 李煜瀛(直隸)俄款委員會委員長,清室善后委員會委員長,中法大學代理校長,北大教授。

            五 易培基(湖南)前教育總長,現國立北京女子師范大學校長。

            六 顧兆熊(直隸)俄款委員會委員,北大教務長,北京教育會會長。

            四月九日《京報》云:“姓名上尚有圈點等符號,其意不明。……徐李等五人名上各有三圈,吳稚暉雖列名第三,而僅一點。余或兩圈一圈或一點,不記其詳。”于是就有人推測,以為吳老先生之所以僅有一點者,因章士釗還想引以為重,以及別的原因云云。案此皆未經開列職務,以及未見陳源《閑話》之故也。只要一看上文,便知道圈點之別,不過表明“差缺”之是否“優美”(2)。監理是點查物件的監督者,又沒有什么薪水,所以只配一點;而別人之“差缺”則大矣,自然值得三圈。“不記其詳”的余人,依此類推,大約即不至于有大錯。將冠冕堂皇的“整頓學風”(3)的盛舉,只作如是觀,雖然太煞風景,對不住“正人君子”們,然而我的眼光這樣,也就無法可想。再寫下去罷,計開:

            七 陳友仁(廣東)前《民報》英文記者,現《國民新報》英文記者。

            八 陳啟修(四川)中俄大學教務長,北大教授,女師大教授,《國民新報副刊》編輯。

            九 朱家驊(浙江)北大教授。

            十 蔣夢麟(浙江)北大教授,代理校長。

            十一 馬裕藻(浙江)北大國文系主任,師大教授,前女師大總務長現教授。

            十二 許壽裳(浙江)教育部編審員,前女師大教務長現教授。

            十三 沈兼士(浙江)北大國文系教授,清室善后委員會委員,女師大教授。

            十四 陳 垣(廣東)前教育次長,現清室善后委員會委員,北大導師。

            十五 馬敘倫(浙江)前教育次長,教育特稅督辦,現國立師范大學教授,北大講師。

            十六 邵振青(浙江)《京報》總編輯。

            十七 林玉堂(福建)北大英文系教授,女師大教務長,《國民新報》英文部編輯,《語絲》撰稿者。

            十八 蕭子升(湖南)前《民報》編輯,教育部秘書,《勐進》撰稿者。

            十九 李玄伯(直隸)北大法文系教授,《勐進》撰稿者。

            二十 徐炳昶(河南)北大哲學系教授,女師大教授,《勐進》撰稿者。

            二十一 周樹人(浙江)教育部僉事,女師大教授,北大國文系講師,中國大學講師,《國副》編輯,《莽原》編輯,《語絲》撰稿者。

            二十二 周作人(浙江)北大國文系教授,女師大教授,燕京大學副教授,《語絲》撰稿者。

            二十三 張鳳舉(江西)北大國文系教授,女師大講師,《國副》編輯,《勐進》及《語絲》撰稿者。

            二十四 陳大齊(浙江)北大哲學系教授,女師大教授。

            二十五 丁維汾(山東)國民黨。

            二十六 王法勤(直隸)國民黨,議員。

            二十七 劉清揚(直隸)國民黨婦女部長。

            二十八 潘廷干二十九 高魯(福建)中央觀象臺長,北大講師。

            三 十 譚熙鴻(江蘇)北大教授,《勐進》撰稿者。

            三十一 陳彬和(江蘇)前平民中學教務長,前天津南開學??倓臻L,現中俄大學總務長。

            三十二 孫伏園(浙江)北大講師,《京報副刊》編輯。

            三十三 高一涵(安徽)北大教授,中大教授,《現代評論》撰稿者。

            三十四 李書華(直隸)北大教授,《勐進》撰稿者。

            三十五 徐寶璜(江西)北大教授,《勐進》撰稿者。

            三十六 李麟玉(直隸)北大教授,《勐進》撰稿者。

            三十七 成平(湖南)《世界日報》及《晚報》總編輯,女師大講師。

            三十八 潘蘊巢(江蘇)《益世報》記者。

            三十九 羅敦偉(湖南)《國民晚報》記者。

            四 十 鄧飛黃(湖南)《國民新報》總編輯。

            四十一 彭齊群(吉林)中央觀象臺科長,《勐進》撰稿者。

            四十二 徐巽(安徽)中俄大學校務委員會委員長。

            四十三 高穰(福建)律師,曾擔任女師大學生控告章士釗劉百昭事。

            四十四 梁 鼎四十五 張平江(四川)女師大學生。

            四十六 姜紹謨(浙江)前教育部秘書。

            四十七 郭春濤(河南)北大學生。

            四十八 紀人慶(云南)大中公學教員。

            以上只有四十八人,五十缺二,不知是失抄,還是像九六的制錢似的,這就算是足串了。至于職務,除遺漏外,怕又有錯誤,并且有幾位是為我所一時無從查考的。但即此已經足夠了,早可以看出許多秘密來——

            甲.改組兩個機關:

            1.俄國退還庚子賠款委員會;

            2.清室善后委員會。

            乙.“掃除”三個半學校:

            1.中俄大學;

            2.中法大學;

            3.女子師范大學;

            4.北京大學之一部分。

            丙.撲滅四種報章:

            1.《京報》;

            2.《世界日報》及《晚報》;

            3.《國民新報》;

            4.《國民晚報》。

            丁.“逼死”兩種副刊:

            1.《京報副刊》;

            2.《國民新報副刊》。

            戊.妨害三種期刊:

            1.《勐進》;

            2.《語絲》;

            3.《莽原》。

            “孤桐先生”是“正人君子”一流人,“黨同伐異”(4)怕是不至于的,“睚眥之怨”(5)或者也未必報。但是趙子昂的畫馬(6),豈不是據說先對著鏡子,摹仿形態的么?據上面的鏡子,從我的眼睛,還可以看見一些額外的形態——

            1.連替女師大學生控告章士釗的律師都要獲罪,上面已經說過了。

            2.陳源“流言”中的所謂“某籍”(7),有十二人,占全數四分之一。

            3.陳源“流言”中的所謂“某系”(案蓋指北大國文系也),計有五人。

            4.曾經發表反章士釗宣言的北大評議員十七人(8),有十四人在內。

            5.曾經發表反楊蔭榆宣言的女師大教員七人,有三人在內,皆“某籍”。

            這通緝如果實行,我是想要逃到東交民巷或天津去的(9);

            能不能自然是別一問題。這種舉動雖將為“正人君子”所冷笑,但我卻不愿意為要博得這些東西的夸獎,便到“孤桐先生”的麾下去投案。但這且待后來再說,因為近幾天是“孤桐先生”也如“政客,富人,和革命勐進者及民眾的首領”一般,“安居在東交民巷里”(10)了。

            這一篇是一九二六年四月十三日作的,就登在那年四月的《京報副刊》上,名單即見于《京報》。用“唯飯史觀”(11)的眼光,來探究所以要捉這湊成“大衍之數”(12)的人們的原因,雖然并不出奇,但由今觀之,還覺得“不為無見”。本來是要編入《華蓋集續編》中的,繼而一想,自己雖然走出北京了,但其中的許多人,卻還在軍閥勢力之下,何必重印舊賬,使叭兒狗們記得起來呢。

            于是就抽掉了。但現在情勢,卻已不同,雖然其中已有兩人被殺(13),數人失蹤,而下通緝令之權,則已非段章諸公所有,他們萬一不慎,倒可以為先前的被緝者所緝了。先前的有幾個被緝者的座前,現在也許倒要有人開單來獻,請緝別人了?!冬F代評論》也不但不再豫料革命之不成功,且登廣告云:“現在國民政府收復北平,本周刊又有銷行的機會(謹案:妙極)了”(14)了。而浙江省黨務指導委員會宣字一二六號令,則將《語絲》“嚴行禁止”(15)了。此之所以為革命歟。因見語堂的《翦拂集》(16)內,提及此文,便從小箱子里尋出,附存于末,以為紀念。

            一九二八年十月二十日,魯迅記。

            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            (1)本篇最初發表于一九二六年四月十六日《京報副刊》。

            (2)“優美的差缺” 這是引用陳西瀅的話。參看《無花的薔薇之二》注(11)。

            (3)“整頓學風” 參看《“碰壁”之余》注(4)。

            (4)“黨同伐異” 參看《題記》注(5)。

            (5)“睚眥之怨” 參看《新的薔薇》注(7)。

            (6)趙子昂的畫馬 參看《不是信》注(17)。陳西瀅在《致志摩》中攻擊魯迅說:“你見過趙子昂——是不是他?——畫馬的故事罷?他要畫一個姿勢,就對鏡伏地做出那個姿勢來。魯迅先生的文章也是對了他的大鏡子寫的,沒有一句罵人的話不能應用在他自己的身上。”

            (7)“某籍” 一九二五年五月二十七日,作者與馬裕藻、沈尹默、李泰棻、錢玄同、沈兼士、周作人七人,針對楊蔭榆開除女師大學生自治會職員的行徑,聯名發表《對于北京女子師范大學風潮宣言》。同月三十日,陳西瀅在《現代評論》第一卷第二十五期的《閑話》中攻擊這個宣言,其中有“以前我們常常聽說女師大的風潮,有在北京教育界占最大勢力的某籍某系的人在暗中鼓動”的話。某籍,指浙江。參看《并非閑話》注(8)。

            (8)一九二五年八月,北京大學評議會為了反對章士釗非法解散女師大,議決與教育部脫離關系,宣布獨立,有十七位教員曾發表《致本校同事公函》。這里說的北大評議員反章士釗宣言即指此事。

            (9)逃到東交民巷或天津 一九二六年春夏間,馮玉祥國民軍與奉系軍閥張作霖等作戰期間,國民軍因發覺段祺瑞勾結奉軍,于四月九日包圍執政府,收繳衛隊槍械,段祺瑞、章士釗等逃匿東交民巷(當時外國使館所在地)。又一九二五年五月間,章士釗因禁止愛國學生紀念“五七”國恥日,遭到學生群眾的反對,曾逃往天津躲避。

            (10)陳西瀅在《現代評論》第三卷第七十期(一九二六年四月十日)發表的《閑話》中曾對當時北方的革命力量加以諷刺說:“每一次飛艇(按指奉軍飛機)正在我頭上翱翔著的時候,我就免不了羨慕那些安居在東交民巷的政客,富人,和革命勐進者及民眾的首領。”

            (11)“唯飯史觀” 這是諷刺陳西瀅的。陳在《現代評論》第二卷第四十九期(一九二五年十一月十四日)《閑話》中說:“我是不信唯物史觀的,可是中國的政治,我相信實在可以用唯物觀來解釋,也只可這樣的解釋。種種的戰爭,種種的政變,出不了‘飯碗問題’四個字。”

            (12)“大衍之數” 語見《周易·系辭》:“大衍之數五十。”后來“大衍”就成為五十的代詞。

            (13)指李大釗及邵振青。李大釗于一九二七年四月二十八日在北京被奉系軍閥張作霖絞殺;邵振青于一九二六年四月二十六日在北京被奉系軍閥張宗昌槍殺。

            (14)《現代評論》的這個廣告登在一九二八年九月十二日北京《新晨報》。

            (15)一九二八年九月,國民黨浙江省黨務指導委員會以“言論乖謬,存心反動”的罪名,查禁書報十五種,《語絲》是其中的一種。

            (16)林語堂(1895—1976) 名玉堂,福建龍溪人,作家。語絲社成員。曾留學美國、德國,歷任北京大學、北京女子師范大學教授,廈門大學文科主任。他在北京任教時,曾對青年學生反對章士釗的斗爭表示支持。三十年代他在上海主編《論語》、《人間世》等雜志,提倡“幽默”和“閑適”,為當時國民黨反動統治粉飾太平?!遏宸骷肥撬谝痪哦哪曛烈痪哦觊g所作雜文的結集,一九二八年十二月北新書局出版。集中有《“發微”與“告密”》一文,內容是揭露段祺瑞、章士釗等在三一八慘案中的無恥手段,其中曾提及作者這篇文章,有“魯迅先生以其神異之照妖鏡一照,照得各種的丑態都照出來”等語。

            上一章 返回簡介 返回列表 (可以用方向鍵翻頁,回車鍵返回目錄)加入書簽
            酉阳| 鹤峰| 张家港| 芜湖县| 石台| 靖远| 宁武| 洛宁| 藤县| 杭锦后旗| 太华山| 肇州| 扶沟| 陇川| 桓仁| 那日图| 武城| 介休| 汪清| 本溪| 郫县| 台州| 茌平| 乾安| 阳新| 大厂| 宿松| 平顺| 荆门| 翁牛特旗| 白云| 七台河| 武强| 潜江| 缙云| 仪征| 淮阴县| 界首| 枝江| 鲁山| 平陆| 富裕| 嵊州| 镇安| 湘阴| 拉萨| 保亭| 巩义| 徐家汇| 吴起| 楚州| 揭阳| 满洲里| 乌拉盖| 荣昌| 丰宁| 阿拉善右旗| 阿巴嘎旗| 正镶白旗| 伊宁县| 屏山| 徽县| 杭锦后旗| 富锦| 玛沁| 防城港| 佳木斯| 白山| 孟村| 常熟| 赤水| 蒲江| 镇远| 务川| 夷陵| 景泰| 安康| 集宁| 醴陵| 昌邑| 壤塘| 洛浦| 彭山| 阿鲁科尔沁旗| 卓资| 昭苏| 萍乡| 通榆| 巴林右旗| 碌曲| 扶沟| 小灶火| 和林格尔| 阿鲁科尔沁旗| 息县| 加查| 北安| 乌当| 礼泉| 资阳| 方山| 利辛| 桦甸| 濮阳| 新田| 始兴| 南宁| 太原南郊| 肃北| 和丰| 平利| 科尔沁右翼中旗| 交口| 穆棱| 洞头| 平原| 安顺| 巴音布鲁克| 潼南| 郏县| 双江| 乌拉特后旗| 聂拉木| 宝鸡| 新县| 宁海| 岑巩| 安仁| 蕲春| 麻黄山| 定安| 南涧| 三门| 曹妃甸| 宝丰| 高碑店| 千阳| 鹤城区| 三都| 新乐| 邳州| 政和| 都匀| 渝北| 资源| 昆明| 黄茅洲| 丁青| 阳城| 浩尔吐| 新野| 汾西| 高州| 汶上| 波阳| 禹城| 黄山区| 罗源| 南丹| 内邱| 鄯善| 商丘| 平凉| 永定| 泗阳| 阳新| 天峻| 闻喜| 桦甸| 上饶县| 灵山| 铜梁| 通山| 鄂伦春旗| 中山| 拉孜| 郫县| 杭锦旗| 三亚| 宁阳| 温宿| 青阳| 贞丰| 惠阳| 合江| 赣州| 合水| 杂多| 兴和| 徐闻| 黄陂| 永济| 保山| 新郑| 河口| 野牛沟| 天山大西沟| 长阳| 崇左| 额济纳旗| 咸宁| 荆门| 灵宝| 衡东| 赤壁| 门源| 呼伦贝尔| 胡尔勒| 富蕴| 东丰| 昆山| 雅布赖| 抚宁| 怀集| 洛南| 合肥| 泸水| 延边| 定州| 西和| 荆门| 竹溪| 鄂州| 皮山| 府谷| 彭水| 奉化| 太原北郊| 阿克陶| 福州| 高阳| 金堂| 鄂托克旗| 莲塘| 雅布赖| 隆林| 定边| 姜堰| 金华| 衡东| 纳雍| 休宁| 海南| 奇台| 鄂温克旗| 元氏| 上思| 当涂| 大佘太| 阳信| 盘县| 朔州| 来凤| 吴川| 桦甸| 南阳| 罗源| 麻阳| 龙州| 凌云| 土默特右旗| 华坪| 金川| 汕头| 石台| 正宁| 希拉穆仁| 农安| 奉化| 盘锦| 天柱| 周至| 长兴| 资源| 巨鹿| 京山| 东川| 绥滨| 兴和| 夏县| 龙口| 孪井滩| 五峰| 吴忠| 勉县| 浑源| 金山| 天长| 岚县| 郴州| 白日乌拉| 马尔康| 大丰| 阳朔| 磁县| 潢川| 汉寿| 湘阴| 黔西| 正安| 广丰| 黄石| 宿迁| 迭部| 峰峰| 浦北| 岑巩| 舟曲| 北京| 镶黄旗| 扶绥| 宕昌| 潮阳| 遵化| 石岛| 阜宁| 诸暨| 颍上| 政和| 广昌| 济源| 富平| 涪陵| 忻城| 永嘉| 梁山| 宁洱| 商城| 天津| 阿克陶| 额济纳旗| 宝山| 垣曲| 新密| 西昌| 晋中| 北道区| 三都| 剑川| 武宣| 乐至| 马尔康| 延寿| 瑞丽| 仙游| 克拉玛依| 代县| 海渊| 库车| 荔波| 黎城| 都昌| 黑河| 杂多| 福州郊区| 商都| 汉中| 琼结| 久治| 镇江| 若羌| 新巴尔虎左旗| 黄南| 白河| 阳朔| 永泰| 木垒| 博白| 永修| 喀左| 温泉| 姚安| 三河| 民和| ?涓?| 凤山| 呼玛| 杭锦旗| 伊吾| 新郑| 茫崖| 临朐| 岗子| 斋堂| 湘乡| 博乐| 凭祥| 彭泽| 大厂| 五河| 滦县| 衡阳| 通什| 洛南| 博爱| 平江| 冕宁| 仁和| 吉水| 光泽